5月,我跟随阿坝州金川县巡回医疗队送医下乡,沿途经历了被洪水冲垮了路基的道路,翻过了白雪皑皑的垭口,一路上的回头弯甩的我胃里翻江倒海。在崎岖的山路上经历了3个多小时的奔波,我们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–海拔4800米的阿科里,一个世界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。进入阿科里卫生院,我第一次见到了英州多尔基,一个年轻的藏区乡镇卫生院医生。

      他高高瘦瘦的,坐在卫生院门诊的诊室里,认真的询问病人的病情、查体,开具处方,认真叮嘱病人药物的使用剂量和方法。他看见我们来了,站起身来握住我们的手说:“你们来了,路上辛苦了,知道大医院的医生要来义诊我们通知了周边的牧民,都等着你们呐。”他斂开嘴笑了,阳光透过门诊室的窗户照在他黝黑的脸上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   门诊的院子里早已摆上了几张长桌,四周围满了从周边牧场赶来的藏民,来不及继续寒暄,我们便开始义诊。英州多尔基站在我们的身后,像一个刚毕业的医学生一样,认真的看着我们的看病过程和细节,为病人量血压,发放药品,时不时的在他的小本上记录着什么。当遇到汉话不流利的藏民时,他还要充当翻译,我顿时对面前这个年轻好学的藏区卫生院医生产生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义诊持续到下午两点多,送完最后一位病人,吃着土豆和馍,我问他:“英州多尔基医生你那小本上记得什么?”他不好意思的拿出小本递给我看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病人的病史、体征及诊断、用药等情况。他说:“我每次遇到弄不懂的病的时候我就记下来,你们这些专家来了,是我们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。这边的路况你们也看见了,到金川县城最快也要3、4个小时,而且全年大雪封山3、4个月,我们这个卫生院要担起周边牧民身体健康保障重任,不认真学习不行啊。还好现在我们卫生院建立起了远程会诊系统,有一些弄不清的疾病可以通过远程会诊解决,还是要感谢你们这些专家啊”说完他又露出了憨厚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简单用完午饭,由英州多尔基带路去因行动不便,不能前来就诊的牧民患者家中送诊送药。这时我才充分体会到在海拔4800米的地方行走是多么的累,自认为身体不错的我,走3公里的路程我休息了三次。这时的天还收起了它的笑脸,下起了乒乓球大小的冰雹。 我喘着粗气问:“英州多尔基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?”

“快四年多了,14年大学毕业就一直在这里工作了。”

“这里条件这么艰苦,没有想过调出去吗?”

他脸上露出了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“说实话,想法还是有的。这里的医疗工作还是要有人干啊,这里很多藏民一辈子都不愿意走出这大山,如果在我们卫生院医不好,很多人就会放弃治疗,我们就是他们的保障啊,这里需要我,我怎么能走?”我对面前的这个年轻小伙子有了一丝崇敬。

一路上他都在跟我们讲述工作以来的情况,这边牧民多以大骨节病,风湿性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为主,一旦发病行动不便。家里的年青劳动力又常年在外打工,他们经常要到牧民家里去就诊。这四年的时间里,从高处滑倒摔下3次,坐救护车被飞石击中4次,这些在我看来及其危险的事情,在他的口中成了轻描淡写的趣事。

在他的带领下,我们很顺利的完成了对牧民的送诊。每每我们要离开的时候,牧民们拉住英州多尔基和我们的手,为我们送上酥油奶茶,向我们竖起大拇指,我看见英州多尔基笑了,我很能理解他心中的那种成就感和自豪感。离别时,天空再次展开了笑脸,他挥手向我们告别,太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,显得他的白大褂异常洁白。

援藏2年里,我不断的反思医学是什么? 是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,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在最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守护人们的健康。2年时间里,我走遍了金川县每个乡镇,认识了很多像英州多尔基一样的藏区年青医生。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一个在艰苦环境下对医学坚持的年轻人,他们用青春和对卫生事业的激情,守卫着这方土地上人们的安康。

他们就是这片土地上人们心中的太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洪雅县人民医院  援藏医生  李璐